纪念墨西哥画家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展览-英国伦敦博物馆

2018-07-19 01:35:27   来源:中国商业展示网   评论:0
该展览是由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高级时装策展人Claire Wilcox和联合策展人Circe Henestrosa为墨西哥女画家,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 1907年7月6日-1954年7月13日)设计的个人生活展览(Frida Kahlo: Making Herself Up exhibition)。
该展览位于伦敦博物馆,这也是首次在异地对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的生活和作品进行展览,之前所有物品均于Kahlo墨西哥城Casa Azul住宅中(位于墨西哥城南部的科瑶坎(Coyoacan)街区),自Frida Kahlo于1954年去世后,她的丈夫Diego Rivera将她的衣服和随身物品锁在一个房间内,并命令亲友在自己过世之后也不要开放。

腹部开孔的石膏模
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的住宅每月迎接25000名左右的游客,两个策展人想通过画家弗里达·卡罗的家居环境,展示她在绘画生活和艺术家生活之间的相似之处。对于Wilcox和Henestrosa来说,来自Casa Azul的近200件物品,以及Frida Kahlo的绘画和照片,使他们能够从根本上重现Frida Kahlo心爱的蓝色住宅。
Frida Kahlo的作品是女权主义者的作品,通过非传统的审美标准,开放的性观念,残疾的身体限制和拥有的女性气质来探索自我的规范。作为共产主义理想和妇女生殖权利的积极分子,她早期倡导的问题仍然在当今公众舆论中造成飓风。
在展览空间的外墙上,深蓝色,像自画像作为Tehuana(1943年)和自画像与红色和金色礼服(1941年)的作品得意洋洋地凝视。这些肖像本身就是引人注目的,但是在这个展览中,它们被放置在与实际绘画中所佩戴的珠宝和衣服相关的位置,游客可以追踪Frida Kahlo两个身份(画家及时尚达人)之间的粘合材料。为了进一步说明这一点,Frida Kahlo 1939年作品The Two Fridas的真人大小的人体模特组合在一起 - 穿着图像中的礼服。
以下是就转自 Style-Notes時装笔记 对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的介绍(建议看完后再回看其展览空间设计,其背景和细节对本次展览的设计起着非常大的影响):
Frida Kahlo:我就是我自己的缪斯。
即使你对艺术家所知甚少,也一定见过这个一字眉的女人。她就是墨西哥现代史上最著名的女画家Frida Kahlo。在她一生中创作的143幅作品中,有55幅是自画像。浓烈的个人风格加上戏剧性的人生经历,很难让人对她不产生兴趣。
一个月前,洛杉矶设计师Sam Cantor便以Frida Kahlo的自画像为原型,创造了160个emoji - FridaMoji。Cantor说,“Frida 简直是完美的选择,她在作品中如此诚实公开地表达自己的情感,还有哪个艺术家比她更适合成为如今我们用来表达情感的emoji的原型呢?”

在Frida六岁的时候,小儿麻痹让她的右腿萎缩,因此遭到了同龄人的欺凌,变得内向。1925年9月17日,一场车祸让Frida差点丧命:一根钢管插入了骨盆,她的锁骨、肋骨和腿骨断裂,同时丧失了能力,大大小小经历了33次手术, 此后长久的病痛折磨着她,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她都需要穿着束胸衣躺在床上。
对于Frida Kahlo来说,床是一个舒适和冲突的地方:它代表了她痛苦和创造的场所。
然而,坚强的Frida没有放弃,她用绘画来转移痛苦。母亲在她的床头安置了一面镜子,从那时起她就创作了许多令人惊叹的自画像。在医院的病床上,她借助一面镜子在自己的束胸衣上画画。
The Wounded Deer (1946)
Two Fridas (1939)
她的画在写实与超现实之间徘徊,符号与颜色被大胆运用,冲击感非常强烈。画中血淋淋的器官直截了当地传达出Frida身心所受的痛苦,作品主题对“生”与“死”从不避讳,但尽管画面有时令人发怵,她在画中的形象永远是非常平静,甚至是漠视的。有人评价Frida Kahlo的作品为超现实,但她自己曾经说过,“I never paint dreams. I paint my own reality.”
如果说父母对Frida的鼓励与帮助很大,那么Diego Rivera则是影响她一生的人。一个名声显赫的画家,又是一个比她大20岁的成熟男性,无疑吸引了内心满是伤痕的Frida。体型的差异让人形容他们为“大象与鸽子”,但他们却有无数相似之处。他们有同样的信仰,都为墨西哥的文化而感到骄傲。甚至是这个男人,建议Frida穿上了她标志性的墨西哥长裙。
但性格如此强烈的两个人在爱情方面也是不甘示弱,两个人的情史都是数不胜数。婚后的Diego依旧风流成性,终于,在与Frida的妹妹有染后,他们在1939年离婚了。之后Frida剪短了长发,投身于绘画事业中。
 
但在1940年,他们又复婚了。毫无疑问,即使浓烈的爱使他们伤痕累累,但他们都离不开彼此。最终,一直到Frida去世,Diego都陪在她的身边。Frida的个人特色非常突出:标志性的一字眉与脸上细小的毛发使她具有男性特征,但颜色鲜艳的服饰又被视为女权的符号。
2002年,Julie Taymor导演的这部传记电影《Frida》在美国上映。导演用浓烈的笔触描绘出了这位传奇艺术家的悲喜交加的一生,其女主角扮演者Salma Hayek还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
 
服饰,是除了绘画之外另一个她用来表现自我的途径。她所穿的衣物既是装饰又是铠甲。传统的西班牙服装(Tehuana dress)是她对自己文化身份的认同。
就算有一头乌黑的长发,Frida也会把它整齐地盘起来,戴上由花卉和彩带制成的头巾,短的灯笼袖套衫再加上一件能够遮住腿的花布长裙,有时还会披上那件红色的流苏披肩。
当她感觉越糟糕时,她就会佩戴更多的珠宝。夸张的耳坠,长长的项链和叠戴的戒指让人眼花缭乱。但这就是Frida Kahlo,在她的身上,没人会觉得奇怪。
即使是义肢,也一定要是美丽的。Frida为自己的义肢挑选了一双红色的绑带坡跟靴,上面有中国刺绣和小铃铛。
为了不同长短的双腿而特意磨去的鞋跟
全身石膏模
猫眼眼镜
一件Frida常穿的裙子被挂在她墨西哥的家里
束胸衣

Frida穿着全套的Tehuana套头连衣裙(huipil)
她的着装也如她的人生般浓墨重彩。如此强烈的个人风格,也难怪Frida会被当作时尚界的缪斯。
有一本叫做《Self Portrait in a Velvet Dress: The Fashion of Frida Kahlo》的书,专门为我们打开了这位传奇女艺术家的衣橱,谈论她的穿衣艺术。
1939的法国版Vogue封面
1937年美国版VOGUE十月刊内页
具有强烈风格的艺术家总是饱受争议的,然而Frida Kahlo一直备受效仿和致敬,仿佛这样的风格不会被看腻一般。Frida向全世界展示了墨西哥风情之美,但她的风格留存至今远不仅如此。
西班牙模特Laura Ponte穿着这件蓝色裙子登上了1998年2月的《L'Officiel》杂志,向Frida致敬。之后Ponte又头戴花环,拉长浓眉,整个造型借鉴了Frida的特色。
Maya Hansen2013春季系列“Skully Tulum”就以Frida为灵感,创造了许多大胆、颜色浓烈的look。
具有强烈风格的艺术家总是饱受争议的,然而Frida Kahlo一直备受效仿和致敬,仿佛这样的风格不会被看腻一般。Frida向全世界展示了墨西哥风情之美,但她的风格留存至今远不仅如此。
即便如此,在Frida早年的照片以及她的一些作品中,白裙也是“出镜率”较高的单品。其中一系列是Frida在她墨西哥家中花园拍摄的照片,繁盛的植物,碧绿水塘,鸭犬作伴。幻想身处其中,你更能感受到艺术、生活与爱的相互交织。
衣服上的色彩再丰富,也不及她内心对生命的热爱,不及她一生的敢爱敢恨、敢做敢当。造型、风格不过是自身魅力的外部投射,正因为她那颗宝贵的心,才能使她的风格如毒药般使人着迷。
1953年春天,Frida Kahlo在墨西哥举办了唯一一场画展。当时她的身体情况很糟糕,但她不听医生劝阻,让人用担架把她抬进了画展。整晚她都在与人欢快地交谈、喝酒,仿佛生命静止在这一刻。就在同一年,她的右腿膝盖以下被截肢,抑郁的她几度自杀未遂,最终于1954年7月13日去世,在日记里留下最后一句话:但愿离去是幸,我愿永不归来。虽然命途多舛,但Frida坚毅又敏感,她的美甚至超越了性别。她将一生付诸于画笔,将原本自怜自艾的话语变成了一个个冲击人心的图案。
国际品牌对Frida Kahlo致敬




GÜL HÜRGEL
ROKSANDA
less
TEMPERLEY LONDON
APIECE APART

相关热词搜索:弗里达 卡罗 墨西哥 英国 伦敦博物馆 Frida Kahlo

上一篇:西得乐集团(Sidel Group)展览设计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