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鼎健:拓展商业地产、养生休闲等3大产业

2015-11-07 13:08:01   来源:   评论:0
zhongguosyzs.com 中国商业展示网 来源:2012.05.28

“‘创业难,守业更难’,对我来说不是守业,而是‘再创业’。”2012年5月,观澜湖集团新掌门人朱鼎健接受了《中国经营报》记者的专访。采访中,他反复强调,“不进则退,我们不可能守业”。

2011年8月,被誉为“中国高尔夫球之父”的商业大亨、世界最大高尔夫球会——观澜湖前主席朱树豪在港突然病逝,身为长子的朱鼎健随即接掌观澜湖集团。此后,外界始终关注,这位38岁的年轻一代掌门人将把观澜湖集团带到何处去?朱鼎健给出的答案是:将在原有的高尔夫球会、休闲旅游、房地产开发的基础上,新增商业地产开放运营、养生旅游、以及品牌输出等三大产业。这位70后接班人身上亦是沉甸甸的压力。

接手观澜湖:拓展三大主营业务

我们刚刚规划了观澜湖的第五个五年发展规划。我们正在把观澜湖整个产业进行拓宽。

《中国经营报》:在2011年8月你接手观澜湖集团主席兼行政总裁以来,做的第一次大规模投资行动就是观澜湖新城。在你父亲朱树豪先生时代,观澜湖专注于打造高尔夫商业帝国,那么这次拓展主营业务,你是如何考量的?

朱鼎健:是的,观澜湖新城紧邻观澜湖高尔夫球会,包括购物中心、酒店、写字楼、住宅、休闲及展览等,将在2013年底陆续落成启用。我之所以对观澜湖新城有信心,看重的是龙华新区在深圳市今后发展的重点区域。在这里观澜湖新城是这个区域内唯一的都市综合体,因此观澜湖新城会成为观澜湖20年来综合休闲产业发展的里程碑。

在观澜湖的发展中,“多赢战略”一直是我们的理念,观澜湖的项目,不仅政府和社会要赢,合作伙伴也要赢。就拿投资50亿元打造的观澜湖新城来说,我们引入了200个国际顶级品牌,自然有不同凡响的社会和商业效应。观澜湖新城作为深圳北唯一的城市综合体(HOPSCA),它的落成对我们意味着观澜湖将从高尔夫向休闲旅游业进一步优化。

在我看来,从整个经济形势看,第三产业——旅游产业,休闲产业,还有现在我们正在打造的商业地产经济,都是可持续发展的旅游项目。

《中国经营报》:像观澜湖新城这样大型商业综合体的开发,外界对于它还是多少会有风险的评估。比如目前的限购政策下,主攻大户型的和豪宅的观澜湖同样受限。观澜湖投放的50亿元的现金流是否充沛,当地的商业环境是否成熟等。这方面,你是如何考量的?

朱鼎健:观澜湖从诞生之日起,定位就是休闲产业运营商,因此我们不会急功近利。观澜湖首先花费巨大的投入,改善硬环境。观澜湖的项目除了土地开发,也改变了城市营商环境,带动了高端的企业进驻,以商引商,这是良性循环。

因此,虽然受限购等政策影响,但我们通过拉宽产业轴,这几年观澜湖仍在健康发展。地产是观澜湖整体休闲产业板块中的一部分,当然也是主营业务之一。以前是高尔夫发展壮大,赚取资金以带动房地产的开发,反过来房地产的开发又能促进新的综合休闲项目的发展。最近几年虽然宏观调控对地产有所影响,但综合休闲旅游产业板块还是健康发展的。

《中国经营报》:除了原有的高尔夫球会、休闲旅游、房地产开发三大板块,你接手观澜湖后,除了新增商业地产开发运营、还提出了养生旅游和品牌输出等三大主营业务。这个战略构架如何形成?

朱鼎健:就在不久前,我们刚刚规划了观澜湖的第五个五年发展规划。我们正在把观澜湖整个产业进行拓宽。父亲在的时候,观澜湖主要是三大产业:高尔夫、休闲地产、综合休闲。现在我们要发展为六大产业,除了原来的三大产业,我们还要发展:商业地产、品牌输出、养生休闲等三大产业,以及“吃、住、游、购、娱、会、养、赛”八大业态。

除了商业项目开发,我提出了要以海口观澜湖综合项目为主体发展养生旅游业务。地处海口南部万年火山喷发形成的石漠地区,海口观澜湖将结合国家海南国际旅游岛的战略,建成综合休闲“巨无霸”基地,其中仅矿温泉投资一项就耗资5亿元,鲜明的亚热带火山地区特色是一大卖点。

其次是品牌输出。我认为这是观澜湖发展的新模式。未来我们观澜湖的运营模式有点像酒店管理公司,如丽思卡尔顿酒店等。我们将发挥现有品牌的最大优势,与现有的高尔夫球场进行合作,我们提供管理输出、运营输出、比赛输出,实现效益最大化和多赢,让更多人享受观澜湖品牌的服务。现在高尔夫逐渐流行,很多城市已经有球场,但经营不太理想,因此把观澜湖品牌引进去,参与它们的日常运作和规划发展。这就是新的产业轴,配合当地的球会,将它们重新包装运作。品牌是我们的,物业还是合作方的,以观澜湖成功的营销模式和管理系统与对方合作管理,共同经营。这样创造的是多赢。

让球场经济效益最大化

观澜湖高峰期每天有2000人在球场打球。深圳和东莞球会有4大会所12大球场,它的运作管理的复杂精细不亚于一个飞机场。

《中国经营报》:经过20年的发展,观澜湖打造了全球最大的高尔夫俱乐部。独特的品牌文化和营销活动功不可没。这方面,观澜湖最大的经验是什么?

朱鼎健:我父亲常说高尔夫的境界是“以球会友”,所以观澜湖致力于打造世界一流的高尔夫球场,目的就是让中外友人通过高尔夫运动可以更密切地交往。告诉他们,选择观澜湖高尔夫,实际上是投资友谊、健康和家庭。

所以,这些年来我们努力的方向是让世界各地更多的高尔夫爱好者都知道中国拥有世界一流的高尔夫场地和高尔夫球会,让他们第一选择不是去美国、欧洲打高尔夫,而是选择来中国打高尔夫。

从会员管理上,我们最大限度的以此增加他们的黏性。比如我们提供高尔夫、赛事、酒店、SPA、餐饮、会议会展、商业零售、文化娱乐、休闲地产等丰富的项目和产品,客户在球会的体验已经远远超过高尔夫运动,现在即使不打球的客人也积极加入球会。对他们而言,观澜湖卓越的品牌、丰富的配套设施,营造了商务社交平台和家庭聚会的理想场所,此外观澜湖会籍的投资增值、身份象征等因素,都成为他们选择观澜湖的重要理由。

目前的观澜湖高峰期每天有2000人在球场打球。深圳和东莞球会有4大会所12大球场,它的运作管理的复杂精细不亚于一个飞机场。

《中国经营报》:从管理来看,观澜湖是否存在外界担心的家族企业家族管理的问题?

朱鼎健:观澜湖不是家族企业,至少不是家族管理。早期内地高尔夫休闲产业人才很少,于是我们就请外国人、港澳台人士来管理。而如今我们形成的管理系统,是吸收了西方管理模式,但主要是由中国人管理,他们都是新一代的专业人才。现在我们的规模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高尔夫球会,最高峰的时候同时有3000多人来打球,同样需要培养庞大的管理系统。

《中国经营报》:从国外的经验看,现在新球场70%几乎全部是依靠房地产去带动球场开发。有的就是以地产为核心,高尔夫是一个噱头。观澜湖如何实现球场经济效益最大化?

朱鼎健:目前高尔夫行业的两个方向:一是做专业球场,以高尔夫为主,房地产为辅,靠高尔夫赚钱;二是以地产为核心,高尔夫只是一个噱头。观澜湖当然是前者,我们一直花费那么多精力做专业球场。而在房地产方面,观澜湖营运项目中,房地产是高尔夫回报率最高的项目。但在中国,房地产是个容易招惹是非的烫手山芋。我们认为,观澜湖不是发展单纯的地产项目,而是希望探索“土地综合利用和土地运营的新模式”。

二次创业:不进则退我们不可能守业

我要传承的不仅仅是父亲的生意,而是他事业的全部以及他未尽的梦想。对我来说,传承是责任,发扬是使命。如何突破父亲创下的纪录,是摆在我面前最大的问题。

《中国经营报》:在朱老先生病逝后,你接手了观澜湖,摆在你面前的有很多条路可选。在朱树豪先生时代,他所领导的观澜湖集团拥有了22个国际锦标级高尔夫球场,家族财富达260亿元,在胡润2011年财富榜中排名第三。这样的财富和成绩背景下,你提出了“二次创业”是基于什么样的考量?

朱鼎健:创业难,守业更难。我跟全公司的人都说:不进则退,我们不可能守业,守业代表停留,我们要在父亲的基础上,努力去争光,努力去发扬光大。

观澜湖20年发展的最大意义不在于做了多大的生意、挣了多少钱,毕竟在560年的高尔夫历史中,还没有出现一个项目有像观澜湖这么大规模的。令我感到高兴的是我们做的工作是化荒夷为文明。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我们每一天都在写历史,我们这么多年的所有努力都是值得的。

目前我正在做的事情有4件:以观澜湖新城为代表的商业地产的开发拓展、高尔夫品牌管理的输出交流、继续申办国际大赛、继续履行企业公民责任。

《中国经营报》:与你的交流中,你多次提到你的父亲。对于你来说,父亲给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朱鼎健:我父亲从未把观澜湖当做一门生意来经营,而是当成他的事业。比如观澜湖当年选址时完全可以找离市区近一点的地,但父亲却选址在了深圳与东莞交界、还是农业形态的偏远地方。在国外,大型高尔夫球场基本都位于距离市中心不到30分钟车程的郊区,而且能兼顾满足未来商务人士对于生态环境的要求,他相信以发展的眼光,观澜湖能够成为这样的区域。因此观澜湖在规划选址之初就与市内几个同时在建球场走不一样的路线,并且很快就超越了它们。

我在国外读书的时候,用了最短时间毕业,就是为了早点回来,帮父亲的忙。从国外回来帮父亲的这17年中,我深切体会到父亲的一颗民族心。

他经常说:我们在内地所做的一切投资都是撤不走的。如果我们对中国未来没有信心,我们不会把所有的投资都放在这里。父亲很早引进了国际一流赛事,我们每次办赛事都是亏本的,我们利用每次赛事宣传中国,宣传中国的软实力。正是受父亲的影响,我对中国的感情才能如此深。我经常接触到世界各地的人,我每次介绍自己,都是自豪地说自己是中国人。
《中国经营报》:对于你来说,你认为要传承的是什么?要创造的是什么?

朱鼎健:我要传承的不仅仅是父亲的生意,而是他事业的全部以及他未尽的梦想。如果要说父亲留给我最大的财富,我觉得是三个字:中国心。我是香港土生土长的人,从小读英文,读的历史都是英国史,读书时甚至都没读过鸦片战争的历史,长大后又在国外读书,我对内地原来是很陌生的。

对我来说,传承是责任,发扬是使命。如何突破父亲创下的纪录,是摆在我面前最大的问题。创立20年,观澜湖肯定要超越过去,要走出广东,走向全国去发展。我们的做法就是要拓宽产业链和品牌输出。

相关热词搜索:商业地产 产业 朱鼎健

上一篇:卡帝乐鳄鱼服饰董事长郑勇:进军二三线城市
下一篇:好乐买CEO李树斌:方向正确跑得快才有意义

分享到: 收藏